携手共进
创造美好未来

客家话骂人

客家话骂人

喜欢客家人,爱听客家话。

长期浸淫在客家语言的氛围里,你会自觉不自觉地感受到古老的客家文明,她的传承,她的熏陶,她的无与伦比的美。于是由衷地赞叹,客家人的语言,有着古老的智慧,古老的音韵、古老的遗风、古老的趣味,。

小时候上山砍树,不大明白大人们为什么将柴刀叫做“直铁”。后来知道了,这是客家人代代传下的语言。他们上山劳作,有很多的忌讳。山里神多。山神,土地神,无处不在。地上爬的,天上飞的,都是神,五谷杂粮,花草树木全是神。客家人尊神敬神,走进层峦叠嶂的大山里,人们更是觉得神秘幽深。

在客家人看来,神明不合世俗,不喜世俗的冲撞,不敢将世俗的称谓带到神明的面前,于是对每一种世俗间的称谓,统统改口换一种了说法。

比如拿一把柴刀上山,分明是要砍树,但千万不要说这是柴刀,也不要出声,砍树就砍树,别说话。几个同伴上山,如果一定要说话,如果想说:借你那把柴刀用一下呗。但是,请不要说柴刀,而是说,借你介把直铁我用一下。

柴刀是直铁,说话的时候要严肃,不要用谑笑的语气。

你个直铁系好用,斫树斫得蛮轻松。

但你别说斫树,要说“掌碓”。

我还想用你那个直铁削树皮,好么?

不能说削树皮,应该说下麻。

介斧头呢?

斧头叫横铁。

你还肩一把锄头来?介锄头呢?

锄头叫勾铁。

你想用勾铁锄草么?

不叫说锄草,叫扫杂。

咁多讲究,得从头学话事,那锯子呢?

锯子叫穿山。

介绳子呢?

绳子是索子。

介我丁用绳子把以色树叉捆归去。

别说树叉,那叫大力。

大力上蛮多蚁公哦。

不是蚁公,是火屎。

咬牙,大力下有一条蛇。

别说蛇,那叫溜哥。

咬牙,溜哥,我着双草鞋,你莫咬我脚哈。

不是草鞋,叫草马。

最后大家一起收工回家——不叫收工,叫班师。

客家话骂人

可以说,这些客家话都很注重曲意的表达。客家人如果要说麻辣的骂人话,他们也很儒雅,很古意,很文艺。请看:

“捶你个骨头”——

这是客家人在骂孩子。当父母们对孩子的行为感到很气愤,他们就会说:“捶你个骨头。”

当然,小孩子听了无数次“捶你骨头”,但也知道,那只是骂骂而已,不会真的捶骨头。当父母口里骂着“捶骨头”的时候,那是自己犯了大错,做了很不该做的事情,或者说做了使坏的事情。

家中的坏小子作弄老人,欺负年幼的弟妹,父母于是怒吼道:“捶你个骨头。”

坏小子灰溜溜走开了,但也谈不上畏惧。没有实际行动的语言暴力,就像雷声大雨点小一样,习惯了轰轰的雷声,就不再慌张。

所以,锤骨头,是不可能轻易捶的,但这样骂孩子,有几个理由和背景。

孩子犯贱了。在我们中国人看来,犯贱,是骨头犯贱,客家话有个词叫“轻骨头”亦即贱骨头,骨头犯了贱,当然要捶骨头。

如果不肢解骨头,把骨头单独取出来捶打,那么,捶骨头比捶肌肉要疼得多。

老人告诫年轻的父母,说打孩子的时候不能用筷子打指关节,筷子硬,指关节肉少,只有几根骨头,打在指关节上很疼痛。他们还说,打屁股不会伤人,屁股上肉多。

这种欲打不能的矛盾,就只好变成语言暴力了。

当然,孩子骨头发痒的时候,父母只好嘴巴上骂道:捶你个骨头。

鬼寻到哩——

这是骂那种丢了魂一样的人或者是慌里慌张的人。

鬼寻到哩,就是鬼找老了你来了。鬼魂附身,大脑失控,肉身不属于自己了,腿脚不属于自己了。完全是鬼魂在作怪。

怎么吃饭忘记了拿碗?

怎么出门忘了带钥匙?怎么上学忘了拿书包?

——真是鬼寻到哩。

客家话骂人

我们认为,一个人的长相不像一个正常人,那就和鬼一样,一个人的行为,不是正常人的行为,那就是鬼魂附体。

黑哩天——

遭受冤屈后说的愤激的话,骂天瞎了眼。

我们讲积德,不能缺德。德,在中文里的原始意义是指上天给人的福分,积德将来就有福分报,缺德就会遭殃报。

德,彳字旁,彳在象形文字里三笔,分别是股、胫、足,指人的步伐、行为,右半部“十目一心”,众多眼睛在看着人心,人心,肉眼看不见,十目是神的眼睛,是“天眼”。所以我们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有眼,老天开眼,青天大老爷在上,天知地知我知,……只有心存敬畏的人,拍着胸脯对天发誓的时候,都不敢说假话。

可是,怎么就遭受了不公,怎么就遭受了冤屈,难道天没有看见?那一定是天黑了,天闭目睡觉了,他没有看见,所以,有冤屈了,客家人大声疾呼:黑哩天那——

老蔸鬼——

风流鬼,骂作风不端正的老年人。

老蔸,已经枯死的老树蔸。草木荣枯,自然规律。

人死成鬼,枯死的树蔸会成鬼?

客家话骂人

在客家人的眼中,有社公树,有伯公树,还有很多成精的树,只要长成大树,成气候的树,无不受到人们的尊敬。大树底下,人们不敢高声谈论,不敢乱撒尿,不敢说亵渎神明的话。这些树要么是掌管一方的社公树,或者伯公树要么就是树精。尤其是村口,路边,庙旁的树,神、精。当年,人们做榨油的榨身和榨尖,对树木有很高的要求,必须是成材成大器的树。但是,斫树的时候,必须十几二十个男子先焚香祭祀,还有道士到场念咒,才能把这棵树搬运到油榨坊。

当然,这些都是大树,郁郁苍苍,很有精神的树,所以成为树精,树神。一旦没有了作为一棵树就死了。人们不会对着一棵死去的树焚香祭拜。

和人一样,人死以后,不成神就成鬼。一棵树不能成神,成精,成公,那就成鬼。枯死的老树蔸,没有神明的依附,成了老蔸鬼。

人即树,树即人。老蔸鬼,没有了青春,没有了神采,只剩下一棵枯死的树蔸,一具躯壳,以及树蔸底下枯死的根系,干枯灰白,没有生命的迹象。

然而,病树前头万木春。一棵病树,死树,或许还怀揣春梦,妄想朽木逢春,这个老蔸鬼呀。

客语就是这样骂一个寻花问柳的瘪老头。的当然,骂得最多的还是自己的老婆:

你一只老蔸鬼,唔载相——老婆咬牙切齿的,狠狠骂道——唔载相,很不像话。

热头晒老个——

骂老人白活这么大的岁数,部长智慧,糊涂。虽然尊老爱幼,但实际生活中,老人经常挨骂。老太婆,经常被自己的老头子骂,老头子被自己的老太婆骂,他们同龄人之间骂骂也就算了,有时候媳妇也骂儿子也骂,还莫名其妙地被一些年轻人骂。

与普通话中常见的“你这老骨头”不同,客语骂老人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个热头晒老个!”可怜的老人,往往被这一骂之后,往往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样。

这句话的杀伤力远大于“老骨头”,“老不死”。仔细分析一下:

热头就是太阳,太阳是一切热能的源头。个相当于普通话的“的”,译过来就是:太阳晒老的。这样翻译过来,人们会笑出声来,这也叫骂人吗?还有杀伤力吗?当然。

太阳晒老的东西是人吗?

是草木,是瓜果。所有的蔬菜都需要阳光,太阳一晒,容易老,容易熟,吃起来味道也不同。

你是太阳晒老的,那你不就成了瓜菜么?

客家话骂人

客家话就是这样骂一个不明世事的老人。这或许是我们大汉语中最富艺术的骂人话了。被人家这样一骂,可怜的老人就像犯了错的孩子,蔫了。

佮(ge)绝人毛绝人毛——

骂那种不能与人相处的人。

这样的骂人很特别。“人毛”这个说法很搞笑。客家人用“人毛”代表人,道标“人种”,

毛发是人体的一部分。而且毛发极易脱落,几乎走到哪里就脱到哪里。我们厨师做菜的时候,必须戴上帽子,房子头发就会掉到菜饭里。尤其那种爱掉头发的人,所到之处,都会留下他的“发迹”,以致于,人毛都代表人活动的踪迹,如果连人毛都没有了,那也就没人了。与“人毛”隔绝了,那也就是与人种都没有了关系,不与世界上任何人这当然有些夸张。

佮,与人相合。

绝,断绝穷尽。四个字合起来,即孤家寡人一个,身上不沾任何人的人毛,一根毛也不沾,干净得不留下任何人的气味。

客家人吵架,双方骂来骂去,都觉得对方难处,最后,一个人骂另一个人:“你佮绝人毛!另一个愤然道:”你正佮绝人毛!“双方自动收场。

鬼仔子——

骂做坏事的小孩。骂人是个鬼的时候,被骂的人在骂人者的眼里肯定不是好人,鬼一样的人,大家十分讨厌,叫做“讨厌鬼“眼下这个讨厌鬼,是个小孩,被称作”鬼仔子。

有一句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鬼仔子,当然属于小鬼,他们比大鬼难缠。

小鬼,没什么大阴谋,但坏主意不少,捣乱。你不能用斗智斗勇来对付他,因为他既没有什么智,也没有什么勇。无非是不明事理,涎皮赖脸的家伙。

我们小时候或多或少做过一些坏事,背后肯定被人骂做“鬼仔子”比如偷人家红薯,摘人家黄瓜,拾人家鸡蛋,摸人家池塘的鱼,破坏了人家的庄稼……这些劣迹在被大人发现后,他们骂道:“那只鬼仔子,我留到做种的那个黄瓜等佢摘讫哩”

这些坏事,虽然不会严重影响民生,不会出人命,但实在让人讨厌。

屙浓刮血——

骂人废物一个,拉的是血。

客家话骂人

有一位先生骂人,大概是愤怒了吧,他骂几个不读书的学生,说他们对自家一点用处一点贡献也没有,连大便都带到学校里来了,落在家里还可以做家肥。

大便可以做肥,脓血有用么?

所以,客家人骂一个人没用,骂他连大便都拉不出来,拉出来的是脓血,有毒。那位先生大概觉得,这些学生虽然对自己家里没有贡献,但对学校还是有贡献,他们拉出来的屎,被掏粪的人挑走了。如果连这点贡献都没有,说不定先是就会骂道:你丁几个废物,屙浓刮血啊!

散阳魂——骂一个人跑来跑去,一颗不安定。

听说,道教茅山教认为,人的魂魄是归阴的。但是,如果让自己的魂魄汲取身体中泄出的阳气,魂魄就变成了阳魂。泄气的方法是破七脉,阳气从慧顶即头顶脉口出来。魂魄会因为阴阳相冲而离体,没有魂魄的身体就是尸体或者植物人。

在这个过程中,人的身体很不安定,以为魂不附身,阳气飞散,于是临终前经历了一番折腾,才把阳魂耗散。换句话说,散阳魂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散阳气,阳气遇上魂魄而把魂魄带走。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一场剧烈的运动,和惊心动魄的厮杀。

而一个小孩,不停歇地玩耍,玩得很疯,上上下下地来回奔跑,吵闹得不得安宁。如果妨碍了大人做事情,大人心烦意乱之下,破口大骂:“你散阳魂呀!”

仔细观察,人,尤其是小孩,如果他奔跑发泄的时候,头顶冒汗,好像有热气涌出来,用手摸摸,你感觉到气流的涌出。称之为散阳气是没错的,但以为是骂人,骂他临死前散阳魂,似乎才能解心头之气。当然如果那一天孩子真的散了阳魂,那将是悲痛万分,呼天抢地的。

祭窑个——

没用出的,拿去祭窑神的窝囊废。

听老一辈说,以前却有用人祭窑神一事,而且挑选最漂亮的女孩子祭祀窑神。据说,用最漂亮的女孩子祭祀窑神,烧出的陶器精美漂亮。

小时候读过《西门豹治邺》,写了当地的一个独特的风俗,每年挑选村中最漂亮的女孩祭祀河神,使河神不发怒,补涨洪水,。我们读课文的时候,对西门豹怎么治邺记不清了,但把一个活活的漂亮女孩丢入河中印象深刻。

当然,骂人当然,没有想过这个窝囊废有没有资格祭窑,既然是窝囊废一个,窑神怎么会高兴呢?把你拿去祭窑也算有点用处了,那就不用作践漂亮女孩子了。

写了这么些客家日常语,先到这儿,以后再来分别介绍吧。

常常想,如果一个人死后可以投胎,一定找一个客家的家庭,男子是客家的,女子也是客家的,将来也好做一个客家人。

作者简介:

客家话骂人

作者简介:李梦初,笔名春仔,江西省新余市人。历任中学教师、国企员工、司法局副局长、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政协常委。文学爱好者。1987年发表散文处女作,2014年恢复写作。现为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宜春市作家协会会员、大益文学会员、大益文学第一届研修班学员,《西南作家》、《蜀本》杂志签约作家。有诗歌、散文、小说散见于网络及《星火》、《创作评潭》、《散文百家》、《西南作家》、《蜀本》、《大益文学·为你发稿》等国内报刊及年选文集。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及文章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rujiaoqi1.com/100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