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共进
创造美好未来

放学后的校园静态描写一段话字(放学后的校园静态描写一段话字)

放学后的校园静态描写一段话50字(放学后的校园静态描写一段话40字)

春天在古堰附近

聚源中学2023班3班萧艺

指导员卢魁

乘清风明月,看云卷云舒;枝叶凋零,四季更替。此时此刻,古堰正悄悄翻开春天的一页,以山川为题,以河流为伴,书写着勃勃生机。

顾城有诗:“草在结籽,风在摇草。如果我们站着不动,不说话,那会很美。”云影辉煌地投下枝叶的影子,听着鸟儿婉转的歌唱,静静地闻着人们的花香。老树干的枝条上点缀着新绿。我想这可能是春风留下的痕迹。即使只是嫩枝上的一抹嫩叶,春风也会完成从叶柄到叶脉的旅程。微风和煦,品一杯好酒,沉醉在这春日的温柔里。

明媚的阳光,蒙蒙的细雨,一丝丝的它,勾勒出灌溉城市的轮廓,一夜之间,蕴含着古都的情怀。看这荒芜的春秋,一步一个脚印,听这风浪永远起起落落追赶夕阳。千百年来,天府之国巴蜀大地早已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春天,沉积了一年的灰尘总会被拂去,然后整个城市经过古堰河的冲刷,焕然一新。

“青城夕阳渐红,岸边黄树唱晚风,玉屏障群山月环抱,岷江滚滚入大漠。”这是清代鲁写的《都江堰》。作为千百年来整个荣成的灌溉之源,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孩子。走在青城山脚下,悬崖上的树木郁郁葱葱,清新的绿色云雾缭绕。岷江的肩上披着春色,像一幅蜀锦,飘逸美丽,带着春天流淌的热情。一条河的新绿,一棵树的花朵,沾染了世俗的烟火,描绘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这个城市的平凡生活总是令人愉悦的,似乎已经跟不上快节奏的时代,是慢节奏。但凉爽的晨风总能唤醒勤劳的人们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天亮了,昨夜的尘埃还没消退,睡眼惺忪的看着路灯都出神了,仿佛还有朦胧的光影要走出来,但回头看却是晨光的折射。街角的野花总是无人问津,而街边的小摊总是挤满了人,吆喝声此起彼伏。这一串串琐碎,串起大街小巷的嬉闹声,五彩缤纷;映衬着斑驳的墙壁,宁静祥和。连纵横交错的小巷都弥漫着朴素的烟火味,更不用说著名景点的人潮和夜市的灯火辉煌了。这真是一派祥和热闹的景象!

是最美的烟,但看不够的是世界。世间的这份柔情,无非是香春柳的芬芳,吹进深巷的风,如期而至的春天又来到了古堰!

春天来自记忆深处

聚源高中2023班4班刘备

指导员邓荣江

古堰之美,在于人,在于景,在于泉。寒冷的冬天带走了远山的白雪被子和娇艳的寒梅,再一次把绿色的生机和温柔的微风送给了世界。

古堰之美,在于风景。简单的木质人行桥,湿漉漉的青石,浅浅的流水,幽幽的长石梯,远处雾蒙蒙的青山。山是绿的,树是绿的,一眼望去的石阶上长满了绿苔。似乎一切都象征着春天的到来。

和母亲一起沿着长长的石梯前行,我看到了眼前无与伦比的高俊雷宇馆。在阁楼周围,有一些肆意盛开的花朵。像去年一样,花儿细碎,有种白居易说的“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蓝天下,透着淳朴家乡的气息。在这静谧的环境中,我们可以再一次更好的静下心来,体会这古堰之美,和古都之美,随着历史的长河流淌,却越来越丰富。这种深入骨髓,挥之不去的美,能让我们静下心来,去除心中的杂念。在这种天人合一的条件下,我们可以在春天感受到古堰沧桑与活力的交融,可以站在严观楼上品味古人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智慧,可以在雷鸣般的鱼嘴旁与古人畅谈古堰的发展。

古堰之美,在于春天的一场蒙蒙细雨。当我从床上醒来的时候,迎接我的是一个细雨蒙蒙的早晨,而我得到的是一个被雨水冲刷得异常清新的古堰。春天的古堰和其他地方没有明显的区别。它没有北方那种凉飕飕的冷风,有江南烟雨的味道。尤其是古堰人对古堰的依赖和熟悉,似乎这座古城可以庇护我们度过风风雨雨。当我们走在古堰的大街小巷,能感受到微风细雨的轻柔,呼吸着湿润的气息。道路两旁的树枝被细雨爱抚后变得闪亮,蛋蓝色的鹅卵石还傻傻的,细密的赭色鹅卵石在闪烁,远山周围的淡白色丝巾被微风吹散,耳边传来细雨落在树叶上稀疏的声音。一切都描绘了一幅初春的古堰图,就像杜甫说的“江南好风光。”

古堰之美在人。微风吹过,雪白的玉兰树拍打着身体,落下一片片白色的花瓣,地上一滩滩的水倒映着学校斑驳的老墙,仿佛在放映一部老电影。一群群学生从这里走过,有的在嬉笑打闹,一阵风似的跑向教学楼;有的抱着几本书匆匆而过,有的动作稍微大一点的会捡起地上的花瓣。放学后,学校门口的小贩热情地卖东西。家长们急切地伸长脖子往校门里面看。老师严肃地提醒学生要小心。学生们带着幸福的微笑离开学校,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和活力,就像被风吹倒的玉兰树,在风中扬起美丽的弧度,在最佳的时间和地点自由飞翔。

春天,你亲吻冰川,它融化了冰川;你沐浴在火山熔岩的洪流中,它冷却了熔岩。你走出雪地,从炎热和干燥中回来。你带来了绿色,你带来了鲜花,你带来了微风中的甜蜜。

从春洪时代走来,穿过森林等火山和戟等冰川,跨越千年,再次来到都江堰。

古堰圣歌

聚源中学2023班2班刘世允

指导员蒋华珍

当绿色的细丝在风中轻舞,当星星在黑暗中亮起,当只有飞翔的燕子在屋檐下呢喃,当万物充满生机,我闻到都江堰的春日再一次向我们发出它甜蜜的诗篇。

“天街潇潇,秋高气爽,草看远了却什么都没有。”韩愈笔下的都城,轻飘细雨,生动美丽。每年都江堰的春雨也是如此。也许有一天早上,你出门的时候,会浑身是鲜滑;也可以在窗口欣赏天上的水,洗礼大地。温暖而细密的纹路,慢慢附着在还未绽放花朵的紫藤上,却悄悄积蓄了爆发时的力量和光彩。也许没有《紫藤瀑布》这篇文章那么壮丽,但“花开时,紫云吹地”是汪曾祺先生的手笔。花谢,垂长剑豆”。我爱那个紫云,我不想像前年那样,像爱人或知己那样思念她。我希望一幅柔和的马赛克能抚摸我的头发,亲吻我的脖子。我深深地哀悼着花香,紧紧地抱着我的双臂环抱着我的眼睛。

这一抹诗意,如雨巷般的惆怅与静谧,抚慰了我怀中孤独的我。都江堰始终不排斥爱他的人。

岷江一弯缓缓流过,岸边的玉兰悄然绽放。一株开放的玉兰用雪纱覆盖了河岸。玉兰的香味很好,苦中带甜,花白色,花瓣略厚。可见边上有五个浅口,如白玉茶灯,无瑕疵痕迹。山里的微风吹走了整朵花,却吹不走里面所有的思念。花随水走,水满思。

都江堰的水灌溉着整个成都平原,都江堰的水见证了成都的历史变迁。都江堰的水包含了每个人的情怀,都江堰的水洗去了疫情过后每个人心中的尘埃。闽江源远流长,兼容并蓄,怎能不为众人所爱!闽江不华而不实,却带着大禹治水的厚重。闽江有“夏水陵”的气势,有“阳光下清澈”的宁静;闽江承载着日常人的焦虑,也承载着历史文化的激情。都江堰总能融入每个人的记忆。

春天临近,新生的白露看到了那个白皙稚气的书生,早上煮稀饭的围裙女人,手皱手泥的忙碌农夫,青城山上择菜看雨落屋檐下的道士,面前扫着飘叶的道士。岷江养育的人们,和他们一样,不断地流动着,生活着。

春天总会有一股怀旧的气息,会让人想起红褐色的飞檐二王庙;一味,会让人想起青翠古木的青城山;一味的,会让人想起当初白净融化龙泉雪;一味的,会让人联想到彩霞中雕刻的李冰形象;一味的,会让人联想到白浪和流动的河流。没有人能看透这种气息,却吸引了无数人加快脚步。

雨无情地落在绿竹上,微风邀我们共舞。春风吹走十里外的油菜花,卷起甜腻的花朵,塞进人的鼻腔。很霸道,很不讲理,就像那个四岁的顽童,把手中的蝴蝶举到你的眼前,让你见证放飞后的飘飘空。他什么也做不了!

在这无尽的诗行中,总有我们的身影;这条川流不息的河流总是伴随着我们成长。这是都江堰又一个春日,也是一片繁花锦。

年的玉兰谢佳诗歌

聚源高中2024班4班谢佳诗

导师张艳

风送花信,雨带春尘。

——题词

时间的美丽在于它不可避免的流逝,春花秋月,夏,冬雪,年复一年,春复一春。春风吹花的信,吹春的尘,吹“遍地花”的心。雪玉兰立在枝头,卷发,琉璃,树美。淡雅的香味若隐若现,细腻的质地清晰可辨。枝头蜂蝶成群,春意盎然;树下,游人如织,笑靥如花。都江堰南桥旁西街巷那棵树盛开的生命,是我记忆中芬芳的芬芳,也是我对家乡最美的记忆。

记得两年前,疫情硝烟弥漫。恐慌之下,曾经游人如织的西街小巷突然变得像古井一样安静,店铺大门紧闭,游客的脚步声也很少,再也不是过去马如龙的繁华景象。当年,我见证了玉兰从高耸的花蕾到万种风情的盛开,甚至没有一个游人前来观赏。

“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留不住,朱妍的话就像一面镜子。”如果没有人欣赏,再美的东西也会白开。那一夜,天昏地暗,月色不明,一年一度如此美丽的玉兰花,无声无息地枯萎了一地。花瓣洁白如玉,落入泥中,像垂死的老人一样萎缩。我一个人在巷子里。我迷失在这棵玉兰树下。我的脚在死巷里回响,我的心却像一块巨石。唉!香味还没有完全散去,昏黄灯光下的南桥胡同却只有压抑和腐朽。

岁月流逝,一转眼岁月就过去了。这两年没去过西街,因为不忍心看玉兰的萧瑟风光。

五月开花,四月开花,三月东风入陌头。这一天,我正好路过西街,惊讶地发现玉兰又开了。有的枝头还是嫩芽,胖乎乎的嫩芽被毛茸茸的壳紧紧包裹着,却已经探出头来,好像很不服气的样子;有的枝头已经盛开,白色的花瓣自由舒展,像女人嫩嫩的手指,特别惹人爱。是的,玉兰花洁白如雪,温润如玉,在阳光下有着半透明的质感;而有些玉兰,在花瓣和花梗的交界处,隐约点缀着一些费翔,像一个娇羞胆怯的美女的脸。花香淡雅,花香浮动,让人不禁浮想联翩。每一棵树花都是一样的婀娜多姿,一样的洁白明亮,最温暖的生命在阳光下展现。

巷子的另一头,有一条泉瀑,几棵海棠在云里冒着热气,使玉兰明而不艳,使它悲而不伤。更让我惊讶的是,巷子两边的店铺已经陆续开业,巷子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形形色色的人。当所有要放生的生命喷涌而出,南桥胡同就变得独一无二。

明亮的天光,衬着墨绿色的楼影,我站在玉兰树下,数着落下的阳光,听着一个声音传来一个声音的哭喊,只觉得天地茫茫,有白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白色的河流,白色的玉兰。艳丽的花朵,素雅的美丽;傲姿,冷香。

“羽毛仙女纷纷下来,都戴着华阳玉冠.”玉兰有过萧瑟枯萎,也有过萌芽的忍耐。最后,花开了,也要有花。一棵树的生命从枯萎到重新开始,一条小巷从萧条到繁荣,仿佛只是一瞬间。然而,又是多少次默默的等待,无言的坚持,才换来了今天生活的辉煌!

回过神来,我已经走出西街,站在飞檐走角、雕梁画栋的南桥前。桥上三三两两的外地游客和晚饭后悠闲的当地居民一起享受着都江堰的温馨与宁静。

花落凋零,芬芳依旧。只要你有耐心,你仍然可以再次绽放。同样,在疫情来袭时,这座城市损失惨重,但只要都江堰人的血液里还流淌着坚强的性格和坚韧,都江堰,在韬光养晦之后,一定会重新焕发生机和活力!

兰花花开,故乡受损复兴,岁月涓涓。就像桥下古老的岷江,它总是在一次次默默见证着世界的奇迹。

在昏黄的路灯下,我离开南桥,向家走去。夜风带来了李堆公园的各种鲜花,眼前浮现出西街小巷生命的怒放。

岁月,真的很美…

花儿再开,就是少年了

聚源中学2023班5班陈清松

指导员邓荣江

春风变暖了,然后花开了。岷江的水偷偷带走了不成熟的过去,只留下少年的模样。青青堰,漫步于星辰霜降的岁月,忆起朵朵鲜花,静水的心,徜徉在蓬勃的波涛中,镌刻着失落的灵魂。

钢琴推开斑驳的宣化门,回忆透过窗花被前世的蜡烛点燃。是什么轻轻唤醒了古堰纯净的双眼,捕捉到了最温暖的余辉?是什么让玉渐渐变暖,变得芬芳馥郁,摘下一束最灿烂的芳草?是什么悄悄走近岷江浩荡的心跳,舀起一杯最清澈的?笔,添上一抹无边的蓝;墨,画一幅这个的青绿色。在章节的剪影里,答案就在书页里。

花开复时,古堰恰似少年似水。春光明媚的丝绸之河,漂浮在天地之间,像玉峰旁的一行云,穿梭在古代和现在之间。许莱里的春风把美丽的大葱带到了玉基,那一天空的蓝色仿佛是梦中的海洋,载着我来到索桥。勃利的岷江是一位天才诗人,清澈雪白的墨汁喷涌而出。有时,如果不羁的马洗去寒冬,有时,如果你对着整个城市的美丽微笑,你会被浪漫的英雄所感动,有时,如果你悲伤,你的眼泪会打湿沙飞·韦尔的脸颊。望着远去的英英闽江无痕,叹沧海一粟而蜉蝣坠落,这一波不知冲刷了多少少年的心。

花开又起,冰父子还是若水少年。古堰河清遍天下,恩泽天府新生满。两千年前或者现在,成都的平原,川泽,都江堰,一直都是这样,使之成为一个有薄雾,有灿烂繁星的雄伟状态。我们祖先的智慧不止于此。善良如水,德行天下,海纳百川,宽容伟大。这种哲学是长河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如果你能守住心中的山谷,你就会看到美丽的河山,美丽的月色,你就不会被它困扰。如果你的眼里有星星和大海,人生的旅途就会春意盎然,早晚都要努力。

花开再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应该是少年。做一滴会思考的水,接受一条安静淡然的小溪,河水就会变成汪洋的激流。不见我,病毒肆虐时,济世之人降伏恶魔;不见我,龙城飞天镇守边疆,神州荡豺狼虎安然无恙;君不见,少年与天地争,敢唤日月换新天…年轻人的志向是,要游走在中间才能拦住飞舟,不仅弯水,还要流?春天再来,云何坚韧,万里有望,如阳光般明媚。

苏洵曾说:“天下静,方知其静。月眩多风,粉底润多雨。”这古堰之水,流淌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这古堰之泉,温暖着芸芸众生的心。看着现在,就让这条河和星星跑一程,继续说这段精彩的史诗吧!

花开再来,我已是若水少年。轻轻一挥,静水深流,梦者归古堰,草绿梦绿。

(据每日都江堰)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及文章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rujiaoqi1.com/1512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