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共进
创造美好未来

零工一天多少钱(招聘临时工一天一结)

1月1日晚上,我到了B市一个叫S的村子。天更黑了,我最后住了一家酒店。和我一起的,还有X王和h王,明天我们就要去误和拼多多联系紧密的快递分拣中心上班了。

招零工、工资一天一结,一天工资300!(附近零工一天结一天工资300)

S村位于B郊区,劳务中介多。在清晨和傍晚,机关负责人会在大街上拉长嗓子或者用喇叭大声喊叫;在满是碎石、烟尘、水渍和冰的街道上,四处游荡的临时工大多面容憔悴,风尘仆仆。这些临时工有的有农村人的稚气,他们的稚气里夹杂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培养出来的工业恩怨。一些临时工带着混混的习气,显然是在9年义务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在工作阶段逐渐淡化。因为屈服于资本的重压,这种学生时代褪去的黑道怒火,无奈地夹杂着一种由内而外的尴尬驯服。寿衣店遍地都是,透过玻璃窗望去,满眼都是精致的骨灰盒,红蓝绿绿的寿衣,大包小包的被子;纹身店在其他地方很少见,但是驻扎在S村。我猜想,那些到处被挤兑的临时工,很多都需要自己的“凶”和“社会”伪装,这一般为他们的生存提供了土壤;x注意到唯一的德克士(或者其他某个名字的店)只在晚上开门。也有很多店铺只在晚上营业。

“晚上是S村最忙的时候。”之前在S村做过临时工的x君对此有自己独特的判断,这是我和H君这两个新来的临时工完全没有注意到的。“临时工基本都是晚上下班回来。”

下班回来的临时工构成了S村夜生活的主要消费者。灯火通明,招牌华丽,商品五颜六色,S作为一个城中村,在夜晚和我家乡的县城一样热闹。出生在一个小县城,我很自然地将我印象中县城勾勒出的图景与其他地区进行了对比。

此时,s村的夜色仿佛笼罩在一面荒诞、朦胧、虚幻的镜子里:琳琅满目的工人生产但又与工人对立的商品,与橱窗里不修边幅、消费能力差的工人交错在一起;街边卖二手衣服裤子的白发老太太一张脸像冷杉树皮,裹着满是灰尘的大衣的临时工在中介领导的招呼下笨拙而机械地走在街上。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昨天辛苦劳作投下的愁云惨雾,都与满大街的寿衣店营造的昏睡“相得益彰”。

我,X先生,H先生,在这面镜子里走进我们即将出租的三人间。

酒店里的老女人喋喋不休,愤怒而咄咄逼人地问我们从哪里来,一遍又一遍地问了很多遍。疫情在当地的重现构成了她提问的动力,但这只是其中之一。

房间里只有一把海绵芯棉布做的椅子。椅子中间有一个洞,可以看到它的内部结构:木板在底部,海绵在中间,破布在上面。洞周围的棉布呈“黑色”,有汗渍和其他不知名的液体,在黑暗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嵌在里面的其他黑点。椅子又脏又破,该扔了。床上用品不算太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感觉好久没洗了。

“不要碰任何东西,”老妇人说,带我们进屋,指着窗户和一个装有闪光灯的盒子,用来控制暖气。言语中充满了威胁和命令。

招零工、工资一天一结,一天工资300!(附近零工一天结一天工资300)

我们敷衍地回应了她。第一,那个老女人显然太警惕我们是怪物了,这让我们很不高兴。第二,除了床,我们真的不想碰任何脏东西。其实我和X先生、H先生都没有开窗的欲望,只是因为房间里的暖气作用不大,只是外面太冷了。

我们会睡在这里。屋外,传来嘈杂的广场舞音乐,韩国二代女团、草原组合、东北男人的怒声等等歌曲在播放。声音从靠近屋顶布满灰尘的蜘蛛丝的窄窗传来。

这是我第一次和君X、君H合住一个房间,我和君H睡一张大床,君X睡一张小床。

受早上六点去联系中介机构找临时工作的恐惧和抵触情绪的影响,也受自己日常熬夜习惯的影响,我辗转反侧,一时半会儿睡不着觉,只能痛苦地祈祷自己的毅力能跨过打工这道坎。同时简单地、片面地、着重地回忆了切·格瓦拉等类似伟人的壮举,为我在零下十六七度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身体和微弱的意志注入力量。

君X告诫我和君H早点睡觉,养足精力,为明天的工作做好准备。x的警告竟然成了我失眠的原因。好在失眠自有它的乐趣。发现X先生睡觉翻身时有掀被子下床的习惯。好在X先生的肌肉记忆迫使他用右臂和手掌像扣篮一样把掉落的被子提起来,然后一气呵成盖好;难得和H君睡得这么近。身体的触觉告诉我,H先生睡着的时候几乎不会翻身,但是听觉告诉我,他的鼾声真的很奇怪,让人印象深刻。很抱歉忘记了这个声音。

X君的警告之所以是我失眠的原因,是因为我有熬夜到1点的习惯。1点前不睡觉,自然谈不上失眠。

时间过得很慢。我以为是凌晨5点,不由得担心起来。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不过刚过0点。

招零工、工资一天一结,一天工资300!(附近零工一天结一天工资300)

我只是给自己心理压力。

站在中介领导面前,昨晚的所有焦虑仿佛都不算什么。原来我只是掉进了一个“自造的坑”。爬起来,拍拍膝盖,义无反顾地跑在一条已经构思好的路上。

毕竟我是稳步在路上,还有H君和X君对我行为的影响。

君H年轻,比我小一岁,但这不影响君H知识水平不错。他不时分享一些有见地的想法。h又高又瘦,他的笑脸就像《眼泪汪汪》的男主角在说他的经典台词。好像有个女性朋友说过类似的话,说君H在我面前以君H的身份存在只是为了逗我开心。在熟悉我的朋友眼里,他是一个偶尔沉默寡言,健谈,天马行空的大好人。

街角的一个中介领导扔给我们日工资300多元的信息,X君带头,我们立刻围了上去。

“什么工作?”X王像企鹅一样摆动双腿,肥胖的身体向下压,在重力势能的驱动下向前。

x有勇往直前的勇气。

“干货快递分拣在拼多多,分拣300,搬运320。男女不限。”

拼多多员工张XX加班去世的记忆突然在脑海里弹出。更进一步,拼多多员工没有上厕所自由的记忆也被记住了。我和君X、君H很有默契。

“一天几个小时?”

“12个小时。”

我们三个人点头同意,X君马上问:“在哪上车?”

“对面,”中介领导指了指街对面的一辆公交车,示意我们往公交站对面看,走到街对面。

穿军大衣的中介领导戴着像毡帽一样的耳罩。军大衣不知何故过分收腰,肩宽臀窄。军大衣的下摆似乎在他的臀部下绽放出一朵丑陋的牵牛花。中介负责人对X先生说话,狡黠的五官微皱,像机关枪似的说完这句话。他似乎在用一种催促的语气说,“天320,机会难得,时间已过。”有一种用言语推开拥挤的公交车门的倾向。

当我上了公共汽车,坐在工人中间的座位上时,我相当紧张。我在流水线上工作过,尤其是真正的“劳动者”工作。毕竟是第一次。在我面前,这似乎是一个混乱的展开。混沌中有黑有白,毁灭与希望如影随形,确定性与不确定性同时存在。紧张的时候身体有些不适。身体不适更多的来自于身体不适而不是精神不适(精神不适已经成为身体不适的诱发因素):之前我和X君解释过,我们最好借用麦当劳或者兰州拉面馆的厕所解手。25到30元的酒店厕所太脏了。可惜不是每次去兰州拉面都有机会有大解。还好公交车上坐我旁边的人是君H,坐旁边的人是君x,和同伴在一起也避免了无用的想法。此刻,H先生正在闭目养神,我立刻放松了。毕竟我们早上五点半就起床了。在我看来,H先生更为谦和,从容不迫。

在从S村去快递公司“极速兔快递”的路上,我学着君H试着闭上眼睛,但那是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我睡不着,因为头顶上总有一阵阵从首都机场飞来的飞机轧轧的发动机声。我努力回忆以前学过的一些政治经济学原理,作为旅行时的消遣。比如说到今天极兔快递给每个临时工的预付资本是300元,我们是不是可以说这300元是一个临时工一天工作所创造的价值以货币形式的直接一次性返还?也就是说,工资的本质是什么?这是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我认为没有必要问,也不应该再问了。当时我发明了一个只知道马克思主义这个名词的工人(现在满车都是)问我问题。车厢里全是临时工的黑头。我脑子里想着我要对他说这句话(隔着面具,我的嘴唇是唇型的):“不,工资无非是劳动力的价值或价格……”

到了兔子快递厂外,穿绿色军大衣的中介领导叫临时工下车抽烟。工人们从车里挤了出来。临时工不仅在路边的砖路面上抽烟,还在那个地方背对着公交车撒尿,对着长不出菜球的菜地。尿液蒸腾成了这一带的一缕晨光。很长一段时间,临时工都被带到拼多多工厂门口。一个五人小组,工头站在1米高的台阶上。

工头额头有很多褶皱,下唇凸出,声音略沙哑但有点尖,句尾的话总是被尖尖的语气拖得很久。他的演讲充满了攻击性、乖张、刺耳和曲折的语言。工头要求“昨天的10个人站在台上。”于是,很多抢到橙色背心穿上的人蜂拥而上。

站在台上的这些临时工大多年纪较大,脸色黑得像煤,褶皱又深又厚,像云贵高原的深沟。舞台上的临时工行色匆匆,令人印象深刻,给人一种刚从煤矿里爬出来就冲向它的感觉。舞台上的临时工有的僵直如僵尸,有的不安地踱步,有的躲在角落或人群后面。他们狼狈不堪,穿的衣服都带着昨天和前天的污秽……在这个工厂或者那个工厂;他们的脸哟嘿,我不知道他们今天早上有没有洗脸(我没有洗脸)。

面对着站在台上的10多个人的临时工,在我的期待中,工头用他那略显尖锐、慢吞吞的声音吼道:

“我只想要10个…人……”

他用工头右手和左手的食指把“十”字叠起来,然后指着台上一个穿着橙色工作服的临时工。这些工作服基本都被临时工抢走了,他开始用刚才的语气喊:

“你是昨天那10个人吗?不要随便脱衣服(橙色工装裤)…趴下!趴下。…….我说,我只想要昨天那10个人…..我不喜欢去……”

一名临时工显然不在“昨天10人”之列,因为他被工头食指威胁“不爱干就走”。一气之下,他脱下工作服,甩在地上就走了。轻薄的工作服几乎带不起任何灰尘,就像作为工业后备军的临时工,一个人很难有什么影响。单个工人在大兔子快递公司眼里几乎没用。

我比较难受:中介领导把他从B市东南角拉到B市东北角,坐公交来回一个半小时多。他的工作没有结果,他的工资也没有结果。对于临时工来说,往返机票也是一笔额外的大开销。

对于工头的评价,我首先想到的是“资本家的走狗”,其次是“史密斯”,“外强中干”。事后我和X君讨论过,他的评价和我的完全一致。

兔子快递厂,工头,一开始就给我们下马威——只是把工作服给工人,然后急切地命令工人“脱下来”,然后回收;不断地强调“只有10个”,好像除了10个人其他人都不要了。

是工头在和工人玩文字游戏,而且是赤裸裸的恐吓,也就是说极兔快递厂要时不时的给工人灌输这样的思想:“没有工厂你什么都不是。”

事实证明,这么多廉价劳动力,大兔子快递厂这么个鸡毛蒜皮的小工头,除了嘴瘾,和阿q一样,当当赵家已经瘾到他的压迫者了,他也不敢真的把临时工都送回去。不然这个快递分拣中心瘫痪了怎么办?最后工头又笑又骂,告诉我们不能带手机进厂,违反规定要罚款500,要把手机放在麻袋里。

我觉得今天早上我看到了一些新的东西。进厂后的下午,居然让我给工头叠一个箱子,真的违背了我对他的不屑。

我相当蔑视工头的恐吓。

“极限兔快递”工厂里的气氛很不好。

X君被叫去操作电脑了,我和H君在厂里无头苍蝇一般乱走了一通,才最终找到和我们一同坐大巴来的临时工。临时工已经排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及文章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rujiaoqi1.com/152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