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共进
创造美好未来

君子之交打一动物生肖(君子之交十二生肖)

清朝光绪年间,山东连年干旱饥荒。

庄有一对年轻夫妇。这个人的名字叫张耳。只要他的家里没有土地,张耳就带着包裹在离家五英里外的一个小码头上。因为年景不好,来往的船少了,扛包裹也赚不到钱,所以张耳家每三天就有两个破罐子。张心想,再这样下去,夫妻俩就得饿死了,他们等不及死了。

怀着一颗失望的心,他对妻子说:“我将有所突破。只有天知道我这次旅行能不能回来。你还年轻,找个师傅,逃命去吧!”

他妻子不让他去,但他不听。第二天早上(三月的第一天),他身无分文地走了。

张的老婆哭了一天一夜,无可奈何,提着秤砣,拿着棍子,出门讨饶。

我不要男人,问:“你是张耳的媳妇吗?”

二媳妇张道:“是。有什么不对吗?”

那人说:“我是个绅士。张昨天早上在小码头上了船,去了广东。他让我照顾你。”

张耳的妻子听了差点晕倒,心想,张耳,张耳,我跟你是夫妻,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良心呢!你一离开,就带走了我…

看到张耳的妻子不信任他,这个人说:“张耳和我是结拜兄弟,我们是来帮助你的。”

看着张耳的妻子拿着像出去乞讨一样的东西,她说:“嫂子,收起乞讨的念头吧。君子有口饭吃。”

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币,递给张耳的妻子。”我算了一下,这一两银子够你一个月的开销了.”

趁张二老婆不接,男人进了屋,把钱放在坑上。他出来说:“嫂子,我还有事。请你自己买些米粉和柴火。以后我每个月会寄一两块钱。”说完,头也不回。

张的第二任妻子认为: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这位先生肚子里是什么花肠子!如果他用一两银子来破坏他的想法,我也不会害怕,而且有些东西是存在的。想着进屋把钱藏起来,他拿起乞讨筐,拿起狗棍就去乞讨了。

一个月后,四月初一的早晨,君子之交真的又来了。看到张耳的妻子又要乞讨,她皱着眉头说:“嫂子,你觉得我是坏人吗?上有天,下有地,离地三尺有灵。我要半恶不赦,天天五雷轰顶!我再说一遍,是张哥让我来照顾你的。你再也不能要求一百顿饭了。”说着,拿出一两银子,放在窗台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张耳的妻子想,这个人不像个坏人,但他真的是张耳的结拜兄弟吗?张二珍让他照顾这个可怜的家庭?看着银子,哎,花不花?这时候肚子“叽里咕噜”叫,花,走一步看一步吧。在这里买了柴米油盐,点了炉子,过了点日子。

以后,月初,君子必送一两银子,看一看,问一问,都是生活的话。没有流言蜚语。问完之后,他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张媳妇每月有一两银子。除了吃的和烧的,还有一些剩余,所以她买了一些衣服。当她看到一个绅士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邪恶的意图,她并不害怕。她想,我们等张耳回来吧。二媳妇张有饭吃,有衣穿,心思却少了,而且越来越胖,满脸血污,显出几分姿色。以前很少见到的女人,却有人来撒娇。

#八月底的那个晚上,有人跑到门口。

张耳的妻子听说是流氓王五,觉得一只#夜猫子进了家门没什么好处,就说:“你给我滚,不然我叫人了!”

王五很失望。临行前,他威胁说:“离正月初一还有十五天呢!”

张耳的妻子很害怕。她越是害怕,就越是抱怨张耳不该去见勇者,于是她哭了起来。

第二天是九月初一,这位先生再次交钱时,看到张耳的妻子眼睛红红的,就问:“你怎么了,弟妹?”

张耳的妻子告诉我王五的电话。

先生听了这话,拍了拍额头说:“弟妹,我不体贴。如果你犯了错误,我怎么还有脸见张耳兄弟!今天我要雇一个老处女来陪你。”

晚上,先生递上一套行李,带了一个老太太,说是新雇的丫鬟。

那位先生把行李放在炕上,说:“嫂子,从今以后我不来了。月初老太太会来找我拿钱。如果有急事,让我妈妈给我寄信。”就是这样。我们走吧。

这个老处女很勤快。她煮锅煮炉,打理家里所有的工作,把住的窝棚纸糊好,在院子里养鸡鸭猪。每个月老太太拿回来的钱都是一个变两个,因为多一个人的成本。这样,生活会更好。再说,当赫尔墨斯来的时候,王五也不敢再闹事,而张耳的妻子也不必害怕。这一来,张耳的媳妇舒服到渐渐变懒,但穿衣打扮却越来越细心。

又是一年的三月初一,老妈子去绅士家取钱。这一次,她没有带,却带回来一卷白布和一些白线。

马劳说,“我的老板说他现在缺钱,他没有钱。他给了我们一些布和钱去买袜子。月底袜子底给他,他去卖。我们卖多少钱就花多少钱,自己挣饭吃。”

张耳的妻子听了,心里说:“对人从来都不好!”没有,没多久就变心了。以后连袜子底都不收了!另一方面,人家不欠我什么,我也没给他们什么好处。不过人家每周都很照顾我,说明张积德了,得干点活,不能像那个财主一样靠别人养着。想到这里,我就和我的大嬷嬷一起把我的袜子底捡起来,我的懒习惯慢慢改变了。

月底,老妈子把两人一月的袜子捡了出来,送到先生家,带回两两银子和足够做一个月袜子的布线。就这样,月复一月,每个月都有二十两银子,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此外,张耳,因为我带着包裹,我认识了许多船主。我一分钱没花。我坐船去了关东,在长白山找了份伐木工的工作,干了五年。尽管他虚张声势,但他尽了全力,节省了50到两个银币。在这五年里,他猜测妻子和女儿不是再婚就是饿死了,所以他一封信也没写。但是没有生死的消息,一直很担心。我决心回家看一看。这是甲午战争那年,日本要打大清国的消息很紧。他怕回不了家,就辞掉工作,背上五十两银子,回了山东。

张回到张庄时,天已经黑了。当他看穿小屋时,它还在那里。他想,庙还是这个庙。我想知道是否有上帝。

他敲了两次门。房间里有人问:“是谁?”

当张毅听到妻子的声音时,神还在。他说,“我,张耳。”

然后,我听到房间里有很小的声音,像一瓢冷水从头顶浇到脚后跟。毕竟我老婆虽然没饿死但肯定是改嫁了!

这时,房间里亮了灯,他的妻子打开门走了出去,扑在张耳的怀里哭了起来。她哭着说:“看着日月,终于盼到你回来了。”

我知道房子里还有别人,但我没有进来。

当他的妻子看到他站在门外时,她说:“进来吧!”

当张走进房间时,他的第一句话是:“这还是我的家吗?”

他老婆说:“姓张。”

开着灯,张耳看见炕上坐着一个老太太,就问是谁。老太太争着说是他家雇的肥妈。

再看看这房子,离开后变化很大。他的妻子和儿媳也穿戴整齐。张耳沉下脸,心想:娘们不能上山砍柴,不能下山种地,也不能有力气去码头扛货袋。除了养活汉人,她哪来的钱这样管理自己的房子?但是他没有在老妈子面前马上发脾气。

第二天,肥妈对张耳的妻子说:“主人说,你的男人一回来,我的肥妈就要断气了。”

他走出门外,张耳的妻子根本呆不住,也不让他送她。这时,一辆大巴刚好来到小码头,张二坨抱起大巴车,让老妈子上车。

君子之交打一生肖(君子之交形容什么生肖)

送走老太太后,张耳回到家里,问妻子:“我离开了五年,但如果你想改变你的婚姻,我不会说什么。”你没有再婚,没有饿死,这是上帝的保佑。我没想到你会有钱雇一个肥妈。告诉我真相,你从哪里得到的钱?”

他老婆一愣:“你还问我?你走的那天委托谁照看我们家?”

张耳说:“没有人委托过。”

他的妻子说:“是一位绅士朋友,你的结拜兄弟。”

张耳说,“胡说。我三十多岁了。从我妈肚子里出来,我就没拜过谁。”

他的妻子充分描述了这位绅士的友谊。

张耳知道真相,并被妻子对他的真诚深深感动。更重要的是,世界被君子之友这样的好心人感动了。张耳想,我不能白用别人的钱。从关东带回来的520两银子全部送给别人,都不够付账,更别说我的全部了!但是谁是绅士朋友呢?

想了很久,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李掌柜,他在小码头货场边上开了一家小酒店,卖烧饼和大碗茶。这个人心地善良,他可怜那些在货场上扛包裹的人。有钱的会卖东西给你,没钱的这会儿会赊账,真没钱的不会让他们饿肚子。吃完后,经常去李掌柜的店里吃烧饼,喝大碗茶。

有一次,他看着店里墙上挂着的桃园结义图,上面写着一串“桃园只有三兄弟是君子之友”,就问掌柜李“君子之友”是什么意思。

李掌柜说:“君子之交,就是交朋友要像君子一样,酒肉金钱不分,有困难真心相助。别人挨饿,有一块蛋糕掰一半给别人吃……”

张听后,对这种“君子之交”大加赞赏。

那天一早,张在闯关东的时候,又碰到了李掌柜。

店主李问:“你去哪里?”

张耳说,“我的家庭真的无法继续下去了,所以我必须有所突破。听说地方大,人口少,钱好赚。”

李掌柜摇了摇头,道:“这东西到东宫可不容易。他们中的一些人把骨头留在了那里。你最好不要去。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你的。”

张耳说,“我没办法。我在这里填不饱我无底的肚子。”

店主李见张二铁信要走,便说:“你要相信我,什么事都要相信我。”

张耳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李经理真的需要帮助,就听个话儿。如果老婆女儿再找一个师傅,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如果你饿死了,请花一分钱买个凉席,把她的尸体卷起来埋了。别让狼把狗扒了就是了。”

君子之交打一生肖(君子之交形容什么生肖)

张的话本来是伤心的时候说的,根本没放在心上。但是李掌柜真的以为把老婆托付给他了,他真的要掰半个饼给别人吃。两个想到这里,张断定“君子之交”就是李掌柜,便立即去找了起来。

我不想李掌柜的店没了。张毅打听后得知,李掌柜的店几年前失火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掌柜被小码头有着“永昌恒”大名的大掌柜请来做外柜。他一个月12两银子,比开个小店强。张大步来到永昌恒询问,才知道是店老板李前天索要货款,让拦路强盗抢了他五十两银子。他还摔断了右腿,现在在家养伤。第二,张问起不肯住在家里的事,又回到张庄。

第二天,夫妇提着两箱水果,来到李掌柜家。

我一看见李掌柜躺在炕上,的老婆一眼就认出了他,对说:“这是君子做大哥。”

张耳跪在床前说:“李老板,你帮了我大忙。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大哥,我被小弟拜了。“然后我撞了一下头。

店老板李连忙站起来说:“快起来,快起来,要了我的命。”

指着墙上挂着的桃园结义图说:“不帮忙,就交个君子朋友吧!”

二看那幅画,烧了两个角,心想,这画是李掌柜最心爱的东西,一定是从火里抢出来的。

君子之交打一生肖(君子之交形容什么生肖)

张耳说:“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当着大哥的面说那些话,他就真的勒紧裤腰带,和君子交朋友了。”

张不肯说:“你信任我就信任我,我会记在心里的。要救人到底,不仅要保住兄弟媳妇,还要让兄弟姐妹过上苦日子。”

张耳问:“大哥,这几年,她和马劳至少收了2000双袜子,在我们这个小码头,她们也卖不完。他们从哪儿弄来的?”

李掌柜笑着叫“娘”到里屋,一个老太太出来了。

当张耳和他的妻子看到对方时,他们都愣住了:这不是老妈子吗?她竟然是李的掌柜的母亲!

张夫妇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老太太面前。

二奶奶张说:“妈,你是我亲妈……”说不下去了。

张耳说:“为了拯救我的家庭,李哥哥给了我钱,并把你的老人送到我家来帮助我生活。这份恩情比天高,比海深!”

老太太把它们举起来,笑着说:“看看你的袜子底下!”

张和老伴跟着老太太来到另一个房间,打开一个装满袜子的柜子。

老太太说:“你现在不用盖了。有些日子,我妻子变得懒惰,所以我告诉你大哥。我就指望它了。如果我将来成为一个不横拿草,不竖挑草的人,我就不会做好张耳托付给我的事情。我只是想带着袜子套现的想法,把老婆引上正途。”

二奶奶张涨红了脸,跪下给老太太磕头道:“多谢指教。”

夫妻俩回到李掌柜的房间。张耳在桃园结义前跪下说:“李哥哥腿不好,不能下地。我将独自成为主人。从今天起,我们就是结拜兄弟了。”

李掌柜见诚心诚意,就答应了。

第二次,张又发愿,李掌柜不肯:“我们是君子之交,不能同生共死 # 39;话是没用的,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交心的关系。”

张对着画儿磕头,又对着李掌柜磕头,又对着母亲和嫂子磕头。

问李掌柜:“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甚至用假名交了一个绅士朋友,叫你嫂子烦了五年。”

李掌柜道:“我不向任何人透露姓名。公开我的名字是一种奖励。如果你没有来找我,我会保守这个秘密。”

第二天,张耳带来五十两银子,说:“大哥,这是我哥哥的一点心意。”

李掌柜沉下脸说:“这都是你的错。交心交朋友,不讲究酒肉金钱。不要说我一个月还有十二两银子,我也没有什么要你还我的。”

张耳说,“现在,我并不是吃了上一餐却没吃下一餐。有了钱,我们兄弟俩就该分享快乐!”

李掌柜道:“你刚回来。你有钱空,用钱的地方很多。现在日本要打大清国了,码头上来往的船少了,货场已经不能载货了。用这些钱买些地,以后种地,那两个破窝棚也该换了。好哥哥,听哥哥的话。”

张只好拿着钱回家,在张庄买了几亩地,修了窝棚,专心种庄稼。

不料,水场恒大掌柜见李掌柜动弹不得,便要求李掌柜赔偿自己拿走的五十两银子。掌柜李赔了钱之后,水长亨的大掌柜又把他炒了。

店主李治好伤后,花光了所有的钱,也没活干了。这时,张的第二只手里只剩下二十两银子。他的妻子要他把它交给店主李作为资本,然后做点小生意。

说:“我们将来要养活李大哥一家,他对我们的恩情,我们无法报答。不过,我知道我大哥的脾气,他公开给,绝对不会要的。”

他老婆说:“我们得想办法帮帮大哥,给他一条养家糊口的路。”

想了半个晚上,张二姨拍着大腿说:“我有!这次我也把他蒙在鼓里。”

第二天,来到李掌柜家,对李掌柜说:“最近听说一桩买卖:北洋水师抗日,战败,退守威海。他们正在买袜底来做袜子。把那个袜子柜的底部放在那里是没有用的。我还是拿去威海卖比较好。我会把死的东西变成活的钱。如果我卖得多,我就给你资本,开个小店。”李掌柜觉得有道理,就答应了。

当天,张耳来到牛车前,将袜子的鞋底捆成捆,装上车,连夜运往威海。出去转了一圈,回到张庄。两千多双袜子从李大哥家搬到了张二姑家。

张耳对妻子说:“这是你我之间的事,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第三天,天快黑的时候,张耳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到李经理家,对李经理说:“虽然市场不看好,但都卖光了。这银子是二十三两三钱。”

店主李以这笔钱为资本,开了一家小店。生意很好,足以支撑他的家庭。

20年过去了,李掌柜和已经老了,儿孙满堂。今年30号,两家人又团聚了。张耳对每个人说,“后代都在场,而我即将被埋葬。我得说实话:为了赚钱让大哥开个小店,我撒了谎。那两千双袜子还在我家里。”然后,我向他们详细讲述了他们的绅士。

李掌柜道:“哥哥做得对。趁我们还活着,是时候把这些事情告诉后代了。”

他还对儿孙们说:“记住,交朋友要交心,不能只谈友谊。谁要是走偏了路,大家都要把他引向正途,不光是我们李、张两家,就是五湖四海的兄弟们也要引向正途。”

后来,李掌柜和先后去世,后人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按照他们的指示,把他们葬在了一块挨着一块的墓地里。这2000多双袜子,两家人平分,都把它当成了传家宝。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及文章图片来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链接:http://www.rujiaoqi1.com/154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