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清史稿(清史稿和清史列传)

最近有读者私信,问为什么御史中的清史稿不叫清史,还排在二十四史之外。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细说恐怕一天也说不完。由于篇幅有限,建议只能给出一个大概。

为什么是清史稿(清史稿和清史列传)

《清史稿》之所以有“稿”字,是因为学术界对这一史料争议很大,民国政府也没有正式命名为“清史”。

没有官方大规模印刷,处于未定义状态。但《清史稿》通常定义为《二十五史》。

《清史稿》编纂的历史背景

中国历代修史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后人要修前代的历史。这样才能更客观,更实际。

但是清史稿里的专业都是清军老兵。换句话说,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朝代的人都在试图修复这个朝代的历史,这不免有讴歌美德的嫌疑。

民国三年,北洋政府提出成立清史馆,编纂清史。这个时期比较特殊。袁世凯准备复辟帝制。他想借修复清朝历史的机会网罗前朝旧人,获得他们的支持。

北洋政府聘请的史学家多为前清籍,赵尔勋为馆长,余士梅、刘为副馆长。

对清朝历史有所了解的读者应该都知道,这三个人分别是清末的督抚、侍郎和景清。清朝灭亡后,都在青岛做居民。

但于世美和刘都知道袁世凯修改清史的目的不简单,所以拒不服从。不久北洋政府在东华门开设清史馆,赵尔勋主持清史馆工作十余年。

开馆之初,先约定了《清史》的风格。当时很多学者在期刊上发表自己的观点,可以分为两派。少数人认为应该引用新的历史体裁,而大多数人认为仍然应该使用旧的历史风格。

经过最后的讨论,清史的体裁大体沿袭了明史,按以下目录排列:十二年谱、十六年谱、十表、十五传,略有修改。

为什么是清史稿(清史稿和清史列传)

《清史稿》的编纂过程

《清史稿》的编纂过程一波三折,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总的来说,第一期比较乱,第二期有点头绪,第三期比较整齐。

1.民国三至六年

赵尔勋是纯粹的封建官僚,历任盛京将军、四川巡抚、东三省总督。他当权,但在历史方面没有多少造诣。他的学术著作不是他的强项,尤其是他不善于组织。

所以虽然开馆之初雇佣了很多人,但是作为馆长,他总是很迷茫,从来没有正确的方向。

再加上他没有合理分配自己的才能,不知道如何对组织进行分类,缺乏周密的组织和规划,所以我行我素,根本没有什么章程和条例,分崩离析之类。

这一时期的清史馆工作并未步入正轨,参与编纂的人也懒得翻书考证,只根据国史传记增删。虽然花了三年时间,但草稿几乎没有用。

2.民国六至十五年

经过前一阶段的混乱,赵尔勋也吸取了一定的教训。他从两个方面开始整顿:一方面,让一部分人无薪退休;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从总结前一段的乱象入手,整顿了组织,制定了章程,设立了纪律、志向、陈述、传记,有专人负责。

经过一番整改,清史馆很快步入正轨,但问题又来了,这期间经费又出了问题。在张勋修复中,清朝历史博物馆关闭了几个月,虽然修复了,但工作人员的工资急剧下降,甚至没有支付拖欠的工资。

这期间军阀混战,东门开了又关。所谓盛世修史,显然这个时期的政治动荡不适合修史。清史馆的工作被迫停止,经费也没有了。很多馆员陆续散去,导致整体停顿。

3.民国十五至十六年

随着北伐占据长江各省,一路推进,北京岌岌可危。赵尔勋原计划用3到5年的时间来敲定清朝的历史。

然而仅仅过了半年,赵尔勋不得不为形势所迫,以来不及谨慎为由,仓促决定正式出版《清史》。

为什么是清史稿(清史稿和清史列传)

此消息一出,引起了学术界的激烈争论。许多学者认为《清史稿》存在诸多问题,主要是:手稿繁杂,相当麻烦;野史引用太多,与正史不同,很多手稿需要进一步修改重写;

书法风格尚未统一,还有一些,如石等,需要进一步纠正。而且因为没有人看过整篇稿子,所以无从得知它的重复、遗漏、矛盾。

《清史稿》的出版与争议

应该说《清史》的编纂还是比较仓促的,还有很多问题,应该不会在短时间内出版。但赵尔勋坚持要出版。他还说:“我不能出版《清史》,也不能单独出版《清史》的草稿!”

赵尔勋很快生病了,他印刷《清史稿》的意图越来越迫切。年赵尔逊逝世,柯绍文任代理馆长,袁总理出刊,任校对员。

然而,由于柯少文与元、金的分歧以及金良的个人目的,他没能等到《清史稿》的出版。他甚至在没有详细校对的情况下,把历史稿偷出来,用印刷品印出来。

1927年12月,《清史稿》开始陆续出版,出版后饱受批评。

1929年,故宫博物院清史稿审查委员会提出,南京国民政府应禁止其出版。原因有:反对辛亥革命,鄙视辛亥革命牺牲的烈士,反对汉族,等等。

但也有不少学者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认为《清史稿》并不完美,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他们主张应该修改一些障碍或者发布一些章节。

1935年,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院长汪精卫与《清史稿》有很大的学术关系,该书在出版前要进行正式修改。原定八年完成,最后没成。

1942年,上海联合书店出版了《清史稿》,对关内和关外的主要区别做了一些取舍。

1977年,中华书局以《关外本》和《关内本》第二版为工作版本,参照以前的印刷版本,分段印刷标点符号,并对明显的错误进行了更正。

《清史稿》的总体评价

《清史稿》的编者们原本期望这本书是一部杰作,“反映了一代人的人性之美,是近百年历史的标志”,“和过去二十四史一样光明”。

然而事与愿违。事实上,那是一本未经修改的“未完成的书”。它不得不模仿明史稿的例子,称之为清史稿。

因为《清史稿》的编修者并没有继承《历代志》的编修目的,而是出于向历代报恩的愿望而编修《历代志》,自称为本朝之本。他们一反历代修史的惯例,尊清抑民国,开创了历代修史的独特先例。

开馆之初,赵尔勋、于世美等。,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他们为《清史稿》定下了基本准则,那就是“我在大清二百多年,一直在呵护自己。我是贤君,我是逆臣,这是上一代人想要的。

武术家何易,开疆拓土,发展文教,学唐绍汉。应该及时记录下来,足以相信现在和未来。”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互联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rujiaoqi1.com/55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