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共进
创造美好未来

疫情不回家怎么说(疫情不能回家怎么办)

总看到有人说,人生是一场没有回头路的旅行。当时心里总不屑,总觉得这是风骚言论。

今年疫情反复,很多人回不了家。时间如水,而我如鱼,水是流动的,却不能倒退。以前,家可能近在咫尺,也可能远在天边,但当家有难,不能如愿而归时,才发现回家的旅途也是一种未知的奢侈。

大学想到湛江读书,但是要回山东。每个假期都是一次漫长的来回旅程。

那时候火车开得很慢,路过的风景总是一闪而过,有路人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的旅途经历,而我无论是坐着不动还是躺着不动,总是不愿意听到它的声音。

旅途中的冥想让人感觉很舒服,我很爱这种感觉。当我看到绿色的农田时,我想起了当我背着洗衣单,拿着铲子,穿着花布裙挖野菜时,它在家里跑得很开心。我们兄弟姐妹玩了又玩,姐夫结婚买的那个巨人的壁柜现在已经破烂不堪了。这是熟悉的,但它只有过去的记忆。看到远处森林里的小溪,我想起了和表哥在水里挖螃蟹的场景。小溪边的石堆里总藏着随时会啄你的螃蟹。大多很小,有时很大,而且洞很深,很难挖。晚上,你拿着手电筒,就能抓到蝉。螃蟹懂得知了,油锅一炸,香脆可口。可惜因为觉得不舒服,所以现在觉得不好吃。想起小时候一起战斗过的伙伴,总有一丝伤感。物是人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可能再遇到他们。怀旧多愁善感的人,总有相似的悲伤,仿佛被岁月遗忘,被时间抛弃,追不上回忆。或许,我只是在思考我的旅程,和当时的自己感受。

在九年的时间里,我已经试着和我的朋友一起探索泰山了。每次拿了十几块钱,我就把好吃的放进书包里。我们爬上了山,在泰山脚下涉水而过,脚下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我捡起漂亮的石头,瘫在一望无际的石头上,手拉手爬上大石头。岁月静好。我经常扭伤脚踝。记得当时我和表哥在放羊,被羊拖下山坡。当时我一瘸一拐地回家。后来阿姨带我去正骨,我才知道是脱臼。因为这个原因,我的脚踝在一段时间内总是很容易受伤。小时候住在城市,最开心的就是妈妈带我去外婆家,阿姨家,外婆家…遇到喜事,我就和哥哥姐姐们玩得不亦乐乎。其实我小时候最尴尬的就是小学四年级体育课跑步。因为经常摔跤,摔倒了都不好意思。当年不知道为什么经常膝盖发软,现在才知道是缺钙。那一年,我长了十几厘米,五年级的时候我跳到了158cm厘米。每一次旅行,我都有这样的想法,常常怀念过去难忘的经历。书上说人的记忆是永远不会消失的,类似的情况也会经常冲出来,想必是这样。我很喜欢写作,我喜欢读我写的东西。随着一切的改变,我们似乎不再做出毫无意义的表情,我们习惯了逐渐隐藏自己。那些阴暗面是禁忌。后来发现,写作是一种很好的情绪宣泄,不管是自愿的还是潜意识的,哪怕宣泄的是灰暗的。但是人在遇到很多不愉快的经历时自然会变得黑幕重重,于是我开始排斥那种自我,因为我太自我了,与自己的习惯相矛盾。后来就不再肆意的跟着情绪走了,对别人和自己都有一些不良影响。但我喜欢的,我改变不了的,往往让我有记录的冲动,于是我对自己说,写,写,写……都是附在文字上的,我坚持记录真实的自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老汪网 » 疫情不回家怎么说(疫情不能回家怎么办)